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风雨雷电】(14)【作者:第一武士
风雨雷电】(14)【作者:第一武士
 字数:540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14回:蓬门方开 郎君已离
 
  嬴春雷一个人在湖边等了一会儿,终于耐不住了,爬起来朝着章雅男方才走 的方向跑过去。
 
  他浪迹江湖多年,也曾经与不少女子有过雾水情缘,但不知为何却对章雅男 特别上心。
 
  「她武功不算太高,万一遇上了魔将,又没有找到那个疯子,她一个人未必 是他们的对手。我嬴春雷身为武林豪侠,总归要保护妇孺安全。」
 
  嬴春雷一边飞奔一边为自己找藉口。
 
  他一路飞奔,很快就看见不远处有两人搂在一块。
 
  他心中一沉,马上放轻脚步,静悄悄的跳入树林子里,慢慢的往前行。 
  他走近一看,果然那两人正是庾靖风与章雅男。
 
  只见两人全身赤裸,章雅男的乳房正被庾靖风双手捧着,而他双腿间那根巨 龙早已抬头了。
 
  嬴春雷如遭雷击,整个人一时之间呆了。
 
  幸好他为人豁达,很快就恢复过来,「雅男姑娘和我尚未有任何海誓山盟, 我也只认识了她一天,也不能说她见异思迁……」
 
  他留神一看庾靖风那根巨龙,发现那狂风剑客虽然没自己高大,但那玩意儿 却绝不比自己的小,勃起来后也是一头庞然大物。
 
  他同时也把视线放在章雅男双腿间那桃源仙境上,她那细缝被一丛修剪的整 整齐的小草包围着,那一抹猩红,使他怦然心动。
 
  此时庾靖风把龙首往那蓬门不停的摩擦着,使得初次尝试这种滋味的章雅男 浑身酥软,俏脸绯红,为平时英姿飒爽的她添加了几分妩媚。
 
  看到此处,嬴春雷不由暗地里赌咒,「哪怕你庾靖风抢先一步,我就不相信 我嬴春雷比不上你!正所谓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只要我决心坚定,终有一 天会获得芳心!」
 
  湖边的那双男女正处于慾火高升的状况,再加上嬴春雷也并非浪得虚名,虽 然受了伤但他轻功确实了得,竟然没有被他们察觉到有人在暗处偷窥这激情的一 幕。
 
  在庾靖风龙首挑逗之下,章雅男那桃源已是洪水泛滥,把四周的芳草也沾得 一片潮湿。
 
  既然她已经准备就绪了,庾靖风也不再压住心中的慾望,伸手把章雅男双腿 稍微分开后就挺着巨龙把花瓣拨开。
 
  章雅男是首次经历男女之事,忽然感到一个巨物闯入自己体内,不由失声惊 呼。
 
  庾靖风晓得她是处女之身,赶紧紧贴着她耳边柔声说,「别怕,就一丁点痛 楚。好快你就会进入极乐世界了。」
 
  章雅男咬了下唇,默然的点点头。
 
  庾靖风继续前进,但每一步都非常温柔,唯恐弄痛了佳人。
 
  纵然如此,章雅男狭窄的花径被如此巨物插入,依然感到一阵阵痛楚。 
  庾靖风知道一个处女会需要一点时间来适应自己那巨物,于是一直缓缓的迈 进直到龙首遇上了阻碍,他才停下来。
 
  他又再低声向章雅男说,「长痛不如短痛,让我为你破了这一关吧……」 
  被巨龙插了一会儿的章雅男已经逐渐感受到当中乐趣,再说已经到了这个田 地了,难道她还能要求庾靖风停下来吗?所以她只能红着脸不做声,来一个默许。 
  既然章雅男已经同意了,庾靖风也就不客气了,虎腰往后一抽,然后勐然一 挺,在章雅男的一声娇呼后,终于成功闯关,使她变成了一个女人。
 
  在一旁偷窥章雅男破身这一幕的嬴春雷不由血脉喷张,巨龙不由自主的勃起 来了。
 
  他咬牙切齿,双拳紧握,「庾靖风,你千万不能太粗暴啊!」
 
  幸好庾靖风并非一个蛮干的人,把半截巨龙插入章雅男花径后就暂且不动, 先让激动不已的章雅男缓一口气。
 
  刚刚破身的章雅男双臂环抱者庾靖风脖子,一双修长美腿也盘在他虎腰上, 一副痛不欲生的模样,直到痛楚逐渐退了,她才稍微放鬆下来。
 
  此时的她才开始真正的感受到花径被巨龙塞满时的欢愉,口中也发出了似有 若无的呻吟。
 
  忍住不动已久的庾靖风晓得是时候恢复抽插的动作了,于是开始不快不慢的 动了起来,而章雅男的呻吟也变得更是激情。
 
  「我怎么会发出这些羞人的叫声啊……?」
 
  她虽然想要压住这些呻吟,但在庾靖风抽插之下,快感一波接一波的涌进, 使她根本就无法自控。
 
  嬴春雷眼裡看的是章雅男销魂的神情,耳中听到的是她的娇喘,他甚至可以 看见一道处女之血从她体内流到她大腿上。
 
  此时他那巨龙已是一柱擎天了。
 
  被慾火烧焦的他,忍不住一手抓住自己巨龙,启动了一连串套弄的动作。 
  庾靖风见章雅男渐入佳境了,抽插的动作也逐渐加快了。
 
  至此为止,他依然是站着与章雅男亲热。
 
  虽然章雅男身材高挑,但抱着她亲热对于武功高强的他依然是件轻而易举之 事。
 
  刚刚破身的章雅男花径极度狭窄,但在他努力之下也逐渐为他开敞开了。 
  「庾大哥……」
 
  章雅男在适应庾靖风那巨物后竟然渴望获得更多,无师自通的她开始扭动着 下身,迎合着庾靖风的冲击。
 
  「雅儿,让我教你……」
 
  庾靖风被她这突发的动作弄得一种销魂,立刻握住她纤腰,以此舞动着她娇 躯,给予她,同时也给予自己无上的快乐。
 
  聪颖的章雅男一点就通,马上随着指挥在他虎躯上奔驰。
 
  在一旁观战的嬴春雷更是气得牙痒痒的,「雅儿?他奶奶的熊!雅儿是你这 傢伙叫的吗?」
 
  他一边青筋毕露的咒?着庾靖风,一边使劲儿的套弄着自己巨龙,虽然并非 真崮销魂,但事已如此,他也只能尽力幻想正与章雅男欲生欲死之人乃是自己。 
  庾靖风站着冲击了好一阵子,想要转换姿势了。
 
  他忽然就地一坐,就带着章雅男一起坐在湖边上了。
 
  他一坐下来就往上一顶,龙首首次突破层层重围,撞上章雅男花径尽头了。 
  「庾大哥……你太狠了……」
 
  章雅男只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涌到全身,虽然有一丁点痛,但涌泉而至 的快感使她把一切小痛都抛到脑后了。
 
  庾靖风听了心中嘿嘿一笑,心想这哪算狠啊,还有更狠的陆续有来。
 
  他把章雅男盘在自己虎腰上的双腿掰开,使她蓬门更是大开,巨龙也插入得 加倍顺畅。
 
  原本是一片宁静的太湖边因此春色无边,连飞过的鸟儿也转头瞧了这双痴男 怨女一眼才继续飞行,只可怜了被慾火与妒火烧身的嬴春雷只能聊胜于无的自己 取悦自己。
 
  在章雅男一连串的娇喘声中,庾靖风突然趴下去,把伊人压在自己身下,同 时把她双腿高举过头。
 
  他虎腰一沉,巨龙又再把章雅男花径塞满了。
 
  嬴春雷自小练武,目力甚佳,可以清楚看见庾靖风那巨龙不断的在章雅男体 内进进出出,而且每一次抽出都带出了不少玉琼。
 
  章雅男大腿上还残留着方才破身时的点点血迹,但此刻已被刚刚泄出来的玉 琼覆盖了。
 
  章雅男的乳房在庾靖风的抽插下不停的在晃动,舞出了一阵乳花,使嬴春雷 看到目不转睛。
 
  他尤其喜爱章雅男那粉嫩的乳头和大小适中的乳晕,恨不得也加入战阵好好 的抓她一把。
 
  「庾大哥,我……我要飞天了……啊……」
 
  章雅男突然发出了一阵阵醉人的娇呼,同时四肢紧紧的抱着庾靖风。
 
  经验丰富的嬴春雷一听就晓得她迎来了人生第一次泄身,不由更是口乾舌燥, 手上套弄的动作也加速了;而庾靖风却感到自己被章雅男牢牢地锁住,几乎是寸 步难行,巨龙也被一股热腾腾的玉琼迎头浇上。
 
  庾靖风好不容易才临崖勒马,把体内沸腾的热血压住,不至于与章雅男一起 火山喷发。
 
  饶是如此,他也忍不住虎目紧闭,销魂的抖了几抖。
 
  身感同受的嬴春雷被章雅男欲生欲死的神情引得不能自己,套弄的力度越来 越快,一时之间一发不可收拾,浓烈的热情脱颖而出,喷在他身前一颗大树上。 
  那大鬍子不免又再心中咒骂了好几句,「庾靖风,你奶奶的别得意,雅男姑 娘只是一时煳涂才会被你给骗上手了。终有一天她会发现我才是真心对她好的汉 子。」
 
  章雅男不停的胡言乱语一阵子后呼吸才恢复正常,整个人也鬆弛下来了。 
  她此时才感到庾靖风的巨龙依然屹立不倒,还是坚挺如昔的塞住自己花径。 
  庾靖风凝视着面前这刚经历了一番激情的娇娃,只见她浑身大汗淋漓,朱唇 微张,显然初次的交欢已经使她神魂颠倒了。
 
  章雅男有点羞涩的问庾靖风,「庾大哥,你还没有……?」
 
  她虽然对男女之事懵懵懂懂,但也知道既然庾靖风那巨龙依然坚挺如铁,就 是代表他尚未完事。
 
  庾靖风虽然很想与她梅开二度,但他晓得她蓬门才敞开迎客,若是再次与她 亲热,恐怕激情过后会有痛楚。
 
  他不想章雅男因此对男女之事有了恐惧,所以只好就此打住。
 
  他缓缓的把巨龙从章雅男体内抽出来,然后蹲在伊人面前,那巨龙就正面对 住她俏脸了。
 
  章雅男对一切风流把戏都一无所知,只是一脸茫然的盯着那根湿淋淋的巨物。 
  庾靖风柔声说,「雅儿,如果我再与你交欢,恐怕会伤害了你,所以只好委 屈你了……」
 
  章雅男还是不明所以,而庾靖风也懒得多加解释了,乾脆就把龙首往她嘴裡 一插,把她小嘴塞满了。
 
  庾靖风还担心她不懂当中窍门,一旦插入后就开口指导她,「雅儿,把它使 劲儿的含住……」
 
  章雅男嘴巴正被塞满,只能向他眨了眨眼,表示明白。
 
  庾靖风也不客气了,虎腰挺上去,把她小嘴当成花径那样抽插。
 
  不仅如此,他还把章雅男玉手放在自己双腿间,示意她抚摸那两粒睾丸。 
  章雅男心身都被他征服了,也就红着脸由得他摆佈,只是心中不免呢喃了几 句,「庾大哥真坏,鬼主意层出不穷,不断的有新花样……」
 
  由于庾靖风只是纯粹想要发洩,所以抽插了一会儿后就低吼一声,把满腔热 情喷射出来了。
 
  章雅男没想到巨龙竟然会在自己嘴裡爆发,不由惊呼一声,而庾靖风大部分 热情也因此喷入她喉咙里了。
 
  庾靖风发洩后就躺在地上,而章雅男就走到湖边漱口去了。
 
  她漱好了后看见庾靖风依然躺着,她也就照样躺在他身边,依偎在她怀裡. 经过了一连串的血战,又莫名其妙的失了身,累坏了的她不经不觉之间就在庾靖 风怀裡睡着了。
 
  看着她睡着了的无邪模样,庾靖风突然心中一痛,「我已经是将死之人了, 怎么如此不自控,竟然把雅儿的处女身给夺了呢?」
 
  凌可人的美丽容颜再次在他脑海中浮现。
 
  曾经对他情深似海的她提着剑指着昔日爱侣,狠狠地说,「庾靖风,我会每 天求神拜佛祈求你在江湖上平平安安!你可别以为我对你还有那?一丁点情谊! 
  我是想要亲手杀了你,把你的心挖出来,看看是不是黑的?「
 
  她的叫声越来越凄厉,「我爹爹对你那?好,传授你一身武艺,还把我许配 于你,你却恩将仇报,不仅仅抢了他的女人,还杀了他!你还算是人吗?」 
  冷汗一滴滴的从庾靖风额头上流下。
 
  「是的……我这条命是可人的,我的心迟早要被她一剑刺穿……雅儿跟着我 是没有未来的。我不能一错再错了!」
 
  想到此处,他把章雅男的手缓缓的从自己身上拿开,一脸不捨但又无可奈何 的站起来。
 
  「雅儿,对不起,我不能留下来。」
 
  他依依不捨的多看了章雅男一眼后就毅然转身离去。
 
  他刚走入树林子里面不久就被一条大汉拦住了,此人当然就是与他齐名的雷 霆万钧嬴春雷了。
 
  嬴春雷一看见庾靖风就破口大骂,「你这个人毫无良心啊!竟然对雅男姑娘 始乱终弃?」
 
  庾靖风回答说,「庾某原本就是一个臭名昭着,背叛师门,毫无良心的人, 不需要嬴大侠你提醒了。」
 
  他脚步一转,就避开了嬴春雷,继续往前走。
 
  嬴春雷虽然长得粗豪,其实他粗中有细,晓得自己伤势还没复原,若是硬来, 绝非这狂风剑客的对手,没有必要自取其辱。
 
  所以他并没有继续阻拦庾靖风,只是大声的说,「你真的就这样熘了?待会 雅男姑娘问起,嬴某如何交代啊?」
 
  庾靖风头也不回的继续走,「随便你。你可以说庾某死了,也可以说我被湖 里突然冒出来的一条龙吞下了。」
 
  嬴春雷忍不住大喊,「这种话连三岁小孩也不相信啊!你要嬴某如何说得出 口啊?」
 
  庾靖风在他消失在树林子里之前留下最后一段话,「你就儘可能把我形容成 一个十恶不赦的坏人吧!雅儿她对我死心后你就有机可乘了!」
 
  嬴春雷怒火冲天的说,「嬴某不需要这样的机会!嬴某会凭自己实力赢取雅 男姑娘的!」
 
  庾靖风再也没有理睬他了。
 
  整个树林子静悄悄一片,只剩下嬴春雷因为生气而发出的喘气声。
 
  「还是过去看看雅男姑娘吧!」
 
  他想了一会后终于做了个决定。
 
  当他从树林子里走到湖边时,章雅男已经醒过来了。
 
  她一醒来就发现身边人不见了,但并没有嬴春雷所预料的惊慌失措,只是澹 澹的问,「嬴大哥,他……走了?」
 
  嬴春雷默然的点点头。
 
  章雅男漠然的看着面前的湖水,「他走之前有说了一些什么吗?」
 
  嬴春雷摸了摸头,「他……他要我告诉你,他被湖里突然之间冒出来的一条 龙吃掉了!」
 
  章雅男点了点头,「好的,我知道了。」
 
  嬴春雷没有想到章雅男竟然没有呼天抢地,也不晓得要说什?去安慰她,一? 之?不知所措。
 
  章雅男把地上那件破烂不堪的袍子捡起来披上去,「此地不宜久留,嬴大哥, 我们走吧!前面不远处有个捕鱼人家,我们可以去讨些衣服。」
 
  嬴春雷随着她往前走了一段路后果然看见了一间小茅屋。
 
  两人都是衣不蔽体,嬴春雷更是全裸,当屋裡的一对老夫妻听见了章雅男的 敲门声后而把屋门打开时不免一脸惊惊愕。
 
  章雅男只好解释说她们遇上了歹徒,被洗劫一空了。
 
  那双老夫妻听了后半信半疑,那老妇察觉到自己老伴一双贼眼不停的往章雅 男娇躯上瞄来瞄去,她就赶紧把家裡的旧衣服拿出来给章雅男两人。
 
  章雅男两人谢过那对老夫妻后就离去了。
 
  嬴春雷身材高大,根本就穿不上那老人家的袍子,只能随便披在身上,而下 身衣物更不用说了,他只好把裤子稍微撕破,然后用布带绑住。
 
  虽然算不上衣冠楚楚,但两人总算不至于赤身裸体了。
 
  「嬴大哥,你和我一起回去苏州城衙门吧!」
 
  章雅男向嬴春雷说。
 
  后者听了连连摇头,「你那个七哥一心要把嬴某置于死地,我去了岂不是自 投罗网?」
 
  章雅男嫣然一笑,「有我在,不会有事的。再说衙门里面主事的是知府大人, 他为人正直无私,你没有做过坏事就不需要担心。」
 
  嬴春雷大声说,「我嬴春雷闯荡江湖这些年,死在嬴某掌下的都是死有馀辜 之徒!嬴某就保护雅男姑娘回去衙门吧!」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