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荡妇师母
荡妇师母
  「赖皮,你就睡你的门口好了。」门真关了过来,我就偏睡给她看,我 往地上一坐,靠着门就睡,忽然门一下打开,我还没来得及反应,一跟头就倒了 下去。
   「哈哈┅┅活该。」
   「我就知道你会开门的。」
   「什麽?我是怕你把门┅┅晤┅┅」小莹姐还没说完,我已经深深地吻 到了她的嘴上,小莹姐也双手抱着我,热烈地回应我的吻,舌头也绞缠在一起。   一切都不必说了,我用脚把门关上,抱起小莹姐,把她放在床上。
   我的小弟弟又开始振奋起来∶「姐,我想要。」乾姐急促的呼吸已经代 表了回答。
   刚才乾姐的奶汁被我狂吸了一顿,现在已经不渗奶汁了,也没刚才那麽 鼓胀了,不过捏在手里,还是抓不下,软软的,真想咬一口。
   我还是先上後下,嘴和手并用捻弄着她的奶头,很快奶头就硬了起来。   我两手揉着她的乳房,嘴和她亲吻着,她的香舌也在我嘴里绞来绞去,喉咙 里「哼哼呀呀」的发不出声,下面已经湿漉漉的了,真是尝了一次鲜,就什麽都 放开了。
   我脱去短裤,她用手上下套弄着我的阴茎,我支支吾吾地说∶「小莹姐, 能┅┅不能┅┅用嘴┅┅」小莹姐翻身起来,二话没说,香唇就已含住我的鸡巴。   看来以前姐夫也这样做过,乾姐的舌功真好,含着我的阴茎一吸一吐, 舌头还舔着我的龟头,我都快把持不住了∶「小莹姐,我也用嘴帮你。」
   乾姐将身子调转过来,把阴部对着我的脸,嘴仍帮我做着活塞运动。看 着小莹姐黑暗中白皙浑圆的屁股,我也用舌头绞弄着她的阴核,她的蜜汁顿时流 淌不止,弄得我一脸都是。我用指头轻轻地抠弄着她的阴道,里面就像有吸引力 一样不断地收缩,乾姐已经快软得趴在床上了,喉咙里嘟哝着出不了声。
   我看时机成熟,从床上起来,就着小莹姐趴在床上的姿势,扶着她的屁 股,对着阴部就插了进去。这次我慢慢地插入,小莹姐嘴里不停地叫嚷∶「啊┅                 ┅啊
   ┅┅啊┅┅喔┅┅喔┅┅再进去一点┅┅再进去┅┅对对┅┅就是这里┅┅快插   我┅┅」
   听见乾姐的淫叫声,我也兴奋不已,一边把手往前搂着她的巨波,一边 抽送着,乾姐不断地呻吟着,简直如歌似泣。我狠狠地抽插,一会儿快速插送, 一会儿缓慢狠插,不一会儿,小莹姐就高潮得卧倒在床上。
   可我这才开始,我将乾姐的身子翻过来,把屁股垫高,把两腿扛起来, 压在胸膛下,然後又使劲地插了进去,「喔┅┅喔┅┅放了我吧┅┅别动┅┅就 这里┅┅就这里┅┅啊┅┅啊┅┅」小莹姐被我一阵抽插又缓过劲,双手绞着床 单∶「啊┅┅啊┅┅舒适死了┅┅快一点┅┅再快一点┅┅喔┅┅受不了了┅┅」   我放下她的腿,仍不停地抽送着,两手使劲揉她的肉球,看着乳汁慢慢 地流出来,我把嘴含上去,深吸了一口,只听见乾姐「喔┅┅」一声,我含着一 口奶汁,对着她的嘴渡给她吃,小莹姐也一口吞了下去。
   「小莹姐,这就是你的奶,好喝吗?」
   「喔┅┅啊┅┅好┅┅好┅┅快┅┅用力┅┅」
   我起身让乾姐稍微侧过去,然後抬起她一条腿,练过健美的人就不一样, 乾姐腿的柔韧力很好,轻轻就能举得很高,小莹姐的姿势几乎成了拉一字了,现 在几乎阴茎是侧着插入的。
   「什麽姿势啊┅┅好舒适┅┅亲弟弟┅┅亲哥哥┅┅亲老公┅┅再来┅┅再   进来┅┅顶到了┅┅插得好舒适┅┅」
   听见她这麽称呼我,我也更用力插送,我的阴茎都能感觉到她的阴道猛 烈的收缩,彷佛要把我人也吸进去一样。我也加快了抽送,速度越来越快,屋里 传来阵阵「噗嗤、噗嗤」的淫水声和「啪啪」的身体碰撞声。
   「啊┅┅嗯┅┅快压我┅┅快顶我┅┅」我感觉到乾姐的阴道阵阵抽搐, 我知道她又要高潮了,我也快不行了,我把她另外一条腿再次扛起来,然後使劲 压着,用力往里顶。
   「喔┅┅」乾姐使劲地绞着床单,阴道一阵收缩,一股热精就喷到我的 龟头上,我深呼吸一口,仍坚持忍着,用力狠插。
   乾姐泄了阴後,阴道还紧夹着我的阴茎,我速度越来越快,快出来了, 我叫道∶「小莹姐,用嘴好吗?」乾姐忙起来用嘴含着我的阴茎,配合着抽送, 我终於忍不住,精液飞奔而出,射了乾姐一嘴,想不到,乾姐居然全吞了下去。   看到小莹姐这样,我激动地抱着她,深深地在她脸上狂吻,她也回应着 我的吻,我们两人模模糊糊相拥着睡了过去。
   第二天,我还是照常出去跑步锻练,回来给她带回早点,不过我不再敲 门叫她了,而是到她房里叫她起来。喊了两声,她都不理,我一把把她的浴巾拿 掉,「啊」她一下子坐起来。
   天!这麽清楚地看见小莹姐白皙的身体,挺拔的乳房、黑色的倒三角, 彷佛在做梦一样,昨晚黑漆漆的,只看见白色的身影,没想到小莹姐的身体这麽 棒,我忍不住说∶「小莹姐,你真美。」
   乾姐脸像红霞一样,忙把浴巾拉过来遮住身子,啐道∶「可恶,我等会 儿就出来。」
   「那好,我先去洗澡,你快起来了,早点都要凉了。」
   我到客厅,把沙发收拾乾净,然後去把澡洗了,把牛奶热好,早点装好, 小莹姐才起来,洗漱了一下,来到客厅吃饭。我给她倒了杯牛奶,这是乾妈特意 关照的,可不能搞砸了。
   她忽然问道∶「那天那杯奶你真的倒了?」
   我一下差点把牛奶倒洒在桌上,我的脸比她还红,像猴子屁股一样。   小莹姐接着说道∶「哦,我明白了。你不用回答。」
   我才回过神,讪讪地答道∶「我也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是┅┅所以就 一口气喝了下去,完了後,才发觉味道不对。」
   「我说嘛,那天跑得这麽快,做贼心虚,都怪我忘了倒了,便宜你小子。」   「呵呵┅┅」我只有傻笑。
   「你赶紧吃早点吧,一起来话就这麽多。」我赶紧换话题。
   等她吃完早点,我把东西收进厨房洗了,然後回到客厅,打开音响听。   这时候,小莹姐忽然说道∶「你回避一下。」
   「干什麽?」
   「你别管。」
   「不行,不说不走!」
   「我┅┅胀得太厉害┅┅要挤掉点。」乾姐说完,脸已经通红了。   「那我更不能走了,我帮你。」
   「不要。」
   我可不管那麽多,挨着小莹姐坐下∶「小莹姐,你挤掉又麻烦又可惜, 还是我帮你吧,免费服务。」
   「呸!想得美。」
   我抱着乾姐的肩头,把她靠在沙发上,然後去拉她的体恤,乾姐勉强挡 了一下,可很快就放弃了。我把她的衣服拉高,把头埋下去,一口含着一个奶头, 就开始猛吸。
   第三次吃人奶,已经感觉不到腥味了,觉得甜甜的,小莹姐的奶子很敏 感,我吸了两下,就硬了起来,嘴里也忍着不哼出来。我继续吮吸着,这边吸两 口,又换到另一边,乾姐也不知不觉用手挤给我喝,我看吸得差不多了,手也不 老实起来,去捻她的另一个乳头,乾姐「喔┅┅」的一声叫了起来。
   我看她也有点兴奋了,就在她的大奶子上揉搓,看着奶汁流出来,我就 用舌头舔上去。小莹姐不停地颤抖,脚也在乱动,我顺势把手放在大腿上,往里 面一摸,还是没穿内裤,阴道已经湿润了,我在乾姐耳边说∶「小莹姐,你又没 穿内裤哦!」
   「这麽热,在屋里就没穿。」
   「这不便宜我了吗?」我用指头抠挖着她的小穴,慢慢地伸进里面抠弄。   乾姐已经被我挑逗得全身发抖,手也不自觉地来摸我的阴茎,看见我还 穿着裤子,就两只手帮我脱下来,我也把她的体恤和短裙脱掉。我把乾姐抱坐在 我身上,乾姐两只手不停地套弄着我的阴茎,我的钢枪早已经高耸入云了。乾姐 小穴也是不断地流着淫水,她扶住我的阴茎,自己就坐了进去,看见她这麽猴急 的样子,真有一种自豪感,肯定以前姐夫的能力狠差。
   我搂着她的屁股,她双腿盘在我的腰上,不停地耸动。我搂着她,本来 预备进卧室的,可看她这个样子,妈的,就在客厅里干吧!我把她放到餐桌上, 抬着她的腿一阵猛推,小莹姐嘴里「咿呀┅┅咿呀┅┅喔┅┅」乱叫。
   这样不过瘾,我又要小莹姐趴站在餐桌前,我站在後面玩老汉推车。乾 姐的小穴可真紧,尤其从後面插入,看见乾姐雪白浑圆的屁股就在面前,阴茎在 它的小穴里进进出出,真是说不出来的兴奋。
   乾姐也不停地叫∶「啊┅┅啊┅┅我完了┅┅舒适┅┅顶我┅┅快顶我┅┅   快┅┅」前面两个奶子像袋子一样地甩过来甩过去,由於兴奋,奶汁也渗出 来,滴在地上。
   我一边使劲抽插,一把手从前面绕过去揉着乳房,桌子都被推得往前移 了,小莹姐的阴道越来越紧,开始抽搐,她哼道∶「快到了┅┅快来了┅┅啊┅ ┅啊啊┅┅啊┅┅」
   我忙把小莹姐翻过来,把她抱到沙发边缘上,让她上半身躺在沙发里, 用皮沙发的扶手自然把屁股垫很高,抱着她两腿,由於我个子比较高,所以我狠 压下去的时候,几乎大半身上的重量都集中在阴茎上。我狠狠地、快速地抽送, 由於她的臀部被垫很高,所以基本每次我都刺中花心,而且力量也足,小莹姐已 经说不出话了,嘴里只能「喔┅┅啊┅┅啊┅┅啊┅┅嗯┅┅啊┅┅」地叫,阴 道壁猛缩,双手抓着我的胳膊,用力掐拧。
   我知道她快了,我加速重顶,「啊┅┅」在她长长的一声爽叫中,我也 管她的,猛吸一口气,精液猛射进她的子宫,她也爽得「喔┅┅」抱着我猛吻。   就这样我压在她的身上,直到她的阴道放松下来。
   能把精液射进里面,我的心里兴奋得乱跳,不过也有一点担心∶「小莹 姐,对不起,我实在忍不住了,你太漂亮了。」
   乾姐可能还沉浸在刚才的兴奋中,半晌才说道∶「没事,这两天安全的。」   我长长嘘了口气。
   就这样,每当小莹姐乳房胀的时候,我就吃她的奶,天天尽情作爱,相 拥而眠,我想这是最爽的一个暑假了。
   很快地又一个月过去了,乾妈打电话说明天就回来。这天,我们作爱作 了很久,因为以後可能没机会了,小莹姐也该收假回单位上班,我也要开学了, 我还饱饱地吃了顿人奶大餐。
   第二天,把乾妈接回家,乾妈忙着看乾姐怎麽样了,一看,比走的时候 白胖了些,心里放心了很多;再看看我就有点惨了,瘦了一些。乾妈还直夸我∶ 「辛苦小杰了,你看都累瘦了。」
   我忙说∶「不累,不累,应该的。」小莹姐在旁边偷笑。
   这时候,乾姐问道∶「妈,爸怎麽样了?」
   「哦!他呀,好了,没事了。晚上吃什麽?我可饿坏了!」
   我忙说∶「菜都买好了,我这就去做。」可我发现乾妈在回答乾姐问题 的时候,额头皱了一皱,而且脸色也泛着愁容,我也没仔细多想,就去厨房做饭 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不要惹我喔 金币 +10不管你是否接受 红包敬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