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千金靴下~勇闯网游异世界~】(06)【作者:showwhat2
千金靴下~勇闯网游异世界~】(06)【作者:showwhat2
 字数:978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这是在人理修复的过程中发生的纰漏之地,这是罪恶疯狂起舞的疯狂之地。 
  没有所谓的善,只有纯粹的恶,自从来到这里……不,应该说自从被召唤以 来,一直被名为憎恨的情绪所包围的我,这里应该是最适合我的舞台。
 
  但是,为什么……
 
  「你醒来了啊,突击女?」
 
  ……真是的,这个冷血女,难道不知道吃着东西和别人说话,是很不礼貌的 吗?那嚼啊嚼的汉堡包的声音,真是让人烦透了!
 
  哼,不过也差不多就是这样吧,反正,这种冷血女,也就这么不懂礼貌就是 了。
 
  贞德Alter从破烂的沙发上坐了起来,完全不顾风度的将桌子边上的可 乐端了起来,咕噜咕噜的吸进自己的嘴巴里。
 
  「……喂,突击女,那是我的早餐饮料。」
 
  阿尔托莉雅Alter脸色一沉,将吃剩的汉堡放下,又从桌子上塞了一大 把薯条进嘴巴里。
 
  「哈,谁管呢?这里的环境简直糟透了,又小又脏,简直像个下水道一样, 连点用来梳洗的清水都没有,就只能勉为其难的用这些垃圾饮料来漱漱口咯?」 
  贞德呸了一口,将用来漱口的可乐吐到地上,再用火焰把它们蒸发了个干净 。
 
  随即,她也从沙发旁的货架子上取下一瓶还没开封的碳酸饮料,咕嘟咕嘟的 喝了起来。
 
  「我必须重新强调一遍,无礼的突击女。」
 
  身为房间主人的阿尔托莉雅强调:「你要是讨厌这里的话就滚出去吧,灵体 化或者是消失了算了,不如说消失了还更好。而且,既然这么讨厌这里,还请不 要乱碰我的东西,那是我要用来喂Cabel二世(阿尔托莉雅饲养的狗)的, 是狗粮。」
 
  说着,她的脸上表情变得有些暧昧,「当然,你要是真的肚子饿到想要和C abel二世争抢狗粮的话,倒也不是不行。反正,在我看来你这个没脑子的突 击女,本来就比Cabel二世都还要更适合当家养的宠物。战场这么危险的地 方,可不适合你这种没脑子,只会被人打得满地乱跑的突击女。」
 
  「切,你少在那得意了,只不过是凑巧没人袭击你而已,得意个什么劲啊, 冷血女?」
 
  「想打架吗?突击女?」
 
  两人之间都还没说上几句话,就已经显而易见的擦出了火花,像是随时可能 动手干架一样。
 
  而且,鉴于她们两人身为英灵的实力,真要是干起架来,后果可是相当严重 的。
 
  「好了好了,两位Alter小姐,不要吵架不要吵架!」
 
  咕嗒夫把手拦在两人中间,阻止她们继续争吵下去,「现在两位Alter 小姐是同伴,同伴啊,不要因为这么点日常小事而吵架啊?」
 
  「……切。」
 
  两位Alter小姐把头一甩,那副心不甘情不愿的模样倒是出奇的有默契 。
 
  果然要是没外人去管她们俩的话,她们会成为很要好的朋友也说不定? 
  「总之现在,新宿的Archer已经出去搜寻关于新宿的Barserk er的情报了,迦勒底的通讯也被我所屏蔽。暂时来说,这里就只有我们三个人 了,两位Alter小姐。」
 
  听到咕嗒夫这样说,贞德表情莫名变得有些不自然。
 
  「唉……唉?就、就只有我们三个人么?」
 
  没来由的有些慌乱,或许连她自己都没有发现自己的声音变得有些小,「就 、就算是有Master你在这里也好!但、但是!和,和这个讨厌的冷血女这 样单独的呆在一起,我果然还是很在意!」
 
  她收了收自己的衣领,作势要往房间外面走。
 
  「你要去哪?贞德?」咕嗒夫问道。
 
  「去、去找那个黑色的Archer报仇,之前是被偷袭了,这一次一定要 把他给烧死!」
 
  贞德强硬的说了一句,身体慢慢的开始变得透明,将要灵子化一样。
 
  可是,一只手拉住了她,阻止了她用灵子化的手段逃离这里。
 
  「!?冷血女,你——?」
 
  「别傻了,突击女。」
 
  阿尔托莉雅一手还在进食着汉堡,另一只手拉住贞德不让她走,「你本来就 打不过那个家伙,去多少次都是一样。更何况,你现在身体上的伤还没好,魔力 也不充足,怎么看你都是出去送死。」
 
  「啰、啰嗦!我怎么去做事,难道还要你这个冷血女来教吗?」
 
  贞德扭了扭手,想要挣脱阿尔托莉雅对她的束缚。
 
  可是,别看阿尔托莉雅一副娇弱,而且还在吃着汉堡的模样,她那拉住贞德 的手却是出人意料的力气大。
 
  「这也是我的意思,贞德,是我让阿尔托莉雅拦住你的。」
 
  咕嗒夫摇了摇头,无奈的对贞德说着。
 
  「唉、唉……?」
 
  「对我来说,你这个没脑子的突击女死上多少遍都无所谓,要不是Mast er的要求,我才懒得管你去死。」
 
  将汉堡的包装纸揉成一团丢到旁边的垃圾桶里,暂且进食完毕的阿尔托莉雅 一脸满足。
 
  「不过呢,既然Master的意思也是这样,你还是强行要走么?突击女 ?」
 
  「唔……谁、谁会去管他什么意思啊。」
 
  贞德有些脸红,声音越发的小了一点,「我可不会因为他的意思就留下来, 我只是,只是被你拉着走不了而已。」
 
  ……唔,要是自己现在把手松开,这个突击女的表情一定会很精彩。
 
  不过算了,开玩笑什么的,到底还是要适可而止。
 
  「我说突击女,你啊,差不多该有点考虑吧?」
 
  阿尔托莉雅淡淡的说着,「我们从者的本质,灵基的强度直接决定了我们本 身的强度。很遗憾,你作为赝品的从者,灵基本身的存在都是藉由那位圣女而取 巧形成的,和那位黑色的Archer差得太多,以你现在的状态,再去几次都 是一样的。结果只会是让我们一次次的去救你而已。」
 
  「可别说什么」我的生死不用你们来管「这种话,你也应该知道,现在的你 已经和Master签订了契约,多少算是我们的同伴,没有置之不理的道理。 」
 
  「……」
 
  眼见贞德陷入沉默,阿尔托莉雅的嘴角微微弧起。
 
  「但是,也不是说一定不可能战胜他,那个方法,你应该是知道的吧,贞德 ?」
 
  出奇的,被这样一说,贞德的脸色不正常的红了起来。
 
  反倒是一旁的咕嗒夫,颇显得有些懵头懵脑一样,举手提问:
 
  「那个,阿尔托莉雅小姐,你们在说什么呢?我有些听不懂啊?」
 
  阿尔托莉雅轻哼一声,「哼,虽然是拯救了人理的英雄,不过你对于这些基 础知识的掌握还确实是远远不合格呢,Master。」
 
  咕嗒夫羞愧的低下了头。
 
  「不过,无所谓的,就算是你之前不知道,现在,由我来给你示范一下就好 。」
 
  「唉、唉?阿尔托莉雅……?」
 
  阿尔托莉雅的动作足够果断,凭借她身为英灵的体能,轻而易举的就将咕嗒 夫推倒到了那张沙发上。
 
  推倒之后,阿尔托莉雅的动作很快,迅速的将咕嗒夫的裤子,包括内裤都脱 了下来,让那男人的性物直接的暴露在这地下室的空气之中。
 
  那条肉棒像是受到了什么惊吓,完全没想到阿尔托莉雅会突然做出这种事情 ,稍稍显得有些瘫软,耷拉在咕嗒夫的胯间。
 
  不过,仅仅是这样还瘫软着的模样,就已经有着令人满意的粗壮了,想必, 等到它彻底的昂扬起来的时候,一定会是能够让每一个女性都欲仙欲死的物事。 
  「哼,还不错,作为这个年龄的男性,非常的健康,Master。不,甚 至应该说健康的有些过了头。」
 
  阿尔托莉雅脸上稍稍有些泛红,右手轻柔的抓住咕嗒夫的肉棒,稍微套弄了 起来。
 
  感受到自己的敏感东西被少女的柔荑握在手中,而且那名少女还是现在以冷 漠姿态示人的亚瑟王,那种刺激,甚至都不需要别的,就让咕嗒夫的肉棒迅速的 从瘫软的状态开始充血一样的膨胀起来。
 
  本来还能握在手中的海绵体在几秒钟的时间里就膨胀成需要两手合在一起才 能握住的巨龙,也难怪阿尔托莉雅会发出「健康的过了头」的感叹。
 
  「阿尔托莉雅,你……」
 
  「唔,不要说话,好好的为我提供魔力就行,Master。」
 
  阿尔托莉雅吻住了咕嗒夫的嘴唇,将他想说的话给堵了回去,伸出舌头和御 主激吻了一会之后,带着一脸满足的酡红,「啵」的一声结束了短暂的亲吻。 
  在接吻的时候,她的手一刻不停的在套弄着咕嗒夫的肉棒,那份技巧要比想 象中的熟练的多,那份舒畅的感觉,让肉棒几乎在这短短的时间里就膨胀到极限 。
 
  「哈……感觉到了很浓厚的魔力了,既然这样的话,我就不客气了,Mas ter。」
 
  阿尔托莉雅稍显粗重的喘息了一声,脑袋俯首了下去,将昂扬的肉棒含入到 了自己的口中。
 
  一对柔软的樱唇亲吻在敏感的缝隙上,将那里分泌出来的浅浅黏液舔食,随 后将整个红润的龟头含入到嘴巴里,舌尖不断在敏感的肉箍上细细舔弄。 
  就像Alter化的阿尔托莉雅那种直来直去的战斗风格一样,即便是在为 自己的Master口交,她的每一个动作也在执着的进攻着Master最为 敏感的每一处地方。
 
  如果不是咕嗒夫的忍耐力出色的话,换做是别人,恐怕仅仅是这样的几次浅 浅的舔弄,就足以让他们的理性丧失,在阿尔托莉雅的甜美奉仕之下失守自己的 精关。
 
  咕嗒夫的忍耐,没有这么轻易就射精的行为让阿尔托莉雅似乎是极为满意, 虽然嘴巴正在为咕嗒夫的肉棒作着侍奉而说不出话,但是她看向咕嗒夫的眼神中 毫无疑问透露着赞赏。
 
  与这份骑士王的赞赏相匹配的奖励,就是她越发细心的将咕嗒夫的肉棒吞入 的更深,更加认真的在咕嗒夫的肉棒上的每一个地方作着舔弄。
 
  身为冷酷的王者,同时又身为美丽的少女,具有这样身份,又出人意料具有 高超性技的阿尔托莉雅,毫无疑问给咕嗒夫带来了极为甜美的快感,让他的脑袋 都略微失神。
 
  以至于,忘记了房间之中的另一个人。
 
  「什么嘛什么嘛,那个、那个冷血女,居然也会这么像狐狸精一样的去讨好 男人吗?真是、不要脸!」
 
  贞德几乎可以说是咬牙切齿的看着眼前的春宫戏,声音细若蚊呢的骂着。 
  只不过,嘴上虽然是骂着,但是她的双腿却是夹紧得死死地,拼命的在忍耐 着什么一样。
 
  她当然是在忍耐,拼了命的再忍耐身体深处涌现出来的,对于魔力的渴望。 
  对于英灵来说,灵基的强度虽然是最为关键的东西,但是身上能够使用的魔 力的量,同样也具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之前的贞德因为没有Master的原因,无法补充自己体内的魔力,才导 致被黑色的Archer逼出同归于尽的手段勉强逃命,而现在,已经和咕嗒夫 建立契约的她,能够从咕嗒夫的身上获取魔力。
 
  就连她的身体现在也在渴望那份魔力,由此释放出来的欲望,让她的坚强的 眼神也随之变得迷离起来。
 
  不知道有没有看见身后的黑贞的表现,阿尔托莉雅只是微笑着,继续细心舔 弄着眼前的肉棒。
 
  「唔……有点改主意了呢,Master。」
 
  柔软的舌苔舔弄着肉棒的棒身,将一整条的巨龙都给舔的湿漉漉的,阿尔托 莉雅亲了亲龟头,脸上带起媚意的笑。
 
  「这么浓郁的魔力,给那个突击女太浪费了,让她……这样看着我们做就行 了。」
 
  她将自己的短裤褪下,侧身将臀部朝向咕嗒夫,从他的视角来看,可以轻而 易举的看见阿尔托莉雅那粉嫩的阴户,以及在阴户的门口,还在微微往外流出淫 水的淫靡景象。
 
  一滴清凉的淫水从阿尔托莉雅的小穴门口滴落下来,巧之又巧的滴落在咕嗒 夫那涨红的龟头上。那阵微微的清凉宛如是最为剧烈的春药一般,瞬间让那火热 的龟头更加的胀大了两分。
 
  「反应不错,Master,那么,我就不客气的享用了,这份浓郁的」魔 力「。」
 
  也不知道阿尔托莉雅刻意强调的「魔力」到底是指什么,将自己的肉穴口对 准了肉棒之后,眼看着她就要一口气坐下去——
 
  「等会!不管怎么想现在都是我更需要魔力才对吧!闪开啦你这个冷血女, Master他是我的!」
 
  「!?」
 
  眼见那个讨厌的突击女真的毫无征兆的冲过来一把把自己推开,耀武扬威的 将Master的肉棒——那珍贵的魔力来源捧在手上的场面,阿尔托莉雅气不 打一处来。
 
  「喂,突击女,你这是什么意思?」
 
  她冷冷的质询着眼前的贞德,刚刚还显得娇媚的脸色,现在闪现出确实的杀 意,「要是不给出个合理的解释,小心我杀了你。」
 
  「哈!我只是觉得……那个……确实、就这么出去的话,是打不过那个黑色 的Archer的吧,所以、所以,从、从Master身上、榨、榨取魔力… …是必须的吧?」
 
  看阿尔托莉雅这个死对头吃瘪的模样,贞德一开始还颇为兴奋的耀武扬威, 可是,说到后面,尤其是关于「榨取魔力」这种事情的时候,她的声音又开始变 得微不可察起来。
 
  眼看着阿尔托莉雅眼中的杀气越加明显,咕嗒夫忙不迭的想要打圆场—— 
  「那个,两位Alter小姐……?」
 
  「闭、闭嘴啦!反正对你这个花心的男人来说,和谁交、交……那个,交那 个配都是一样的,对吧?」
 
  就像之前阿尔托莉雅一样,贞德也打断了咕嗒夫想要说话的倾向,执拗的说 着:
 
  「反正,我不管是从哪一方面都是不会输给那个冷血女的,战斗是这样,做 、做这种事情也是一样!反正、反正你好好享受我贞德Alter的奉仕就对了 !然后,然后满怀感激的,把、把你的、你的魔力交出来吧!Master!」 
  虽然说是这样倔强,但是就实际的感触来说,贞德你还和阿尔托莉雅差得远 啊。
 
  阿尔托莉雅的口交非常熟练,小心的收好自己的牙齿,尽心的只让自己的舌 头和口壁来为咕嗒夫服务,就口交服务来说,确实是一等一的享受。
 
  可是贞德就不一样了,她的这方面的技巧也像是她的战斗方式那样蛮横,丝 毫不讲道理的横冲直撞,仅仅是两三次的吞吐,她那贝齿就已经摩刮地咕嗒夫倒 抽冷气了。
 
  虽然他极力压抑着自己没有痛呼出来——在这种不得不去做的「忍耐」上, 贞德和阿尔托莉雅确实是高度一致,只不过让咕嗒夫忍耐的东西有点不同而已。 
  只不过,虽然他没叫出声来,脸上的表情总归还是暴露了一些东西。
 
  什、什么啊?我都这样放低姿态来服务你了,你、你不满怀感激的接受也就 算了,那种表情是怎么回事啊!?明明,明明那个冷血女这样帮你舔的时候你都 还一脸享受的!
 
  委屈的情绪从心理升起,贞德的眼角都开始稍稍噙起泪花。
 
  阿尔托莉雅在一旁像是看不下去了一样,轻声在贞德耳边嘀咕了些什么。 
  咕嗒夫并没有听清阿尔托莉雅说了些什么,只看见贞德脸色又一次涨红了起 来。
 
  「啰、啰嗦!这么简单的事情我会不知道么!用不着你这个冷血女来多管闲 事啦!」
 
  「呵,最好如此。」
 
  虽然是那样嘴硬,可是在那之后,贞德舔食肉棒的动作却显然变得娴熟了许 多,很少再会用牙齿刮碰到咕嗒夫的肉棒。
 
  看见贞德这么卖力的为自己服务,咕嗒夫心中多少还是有些感动。
 
  可是,就像是故意的一样,在咕嗒夫刚想要出声鼓励一下贞德的时候,眼前 突然被一片阴影给笼罩,再一次把他的话给堵了回去。
 
  「唔、唔唔唔!!」
 
  「哈、哈啊……这一次的主菜就让给那个突击女好了,可是啊,我现在的欲 望也有些难受呢,麻烦你来帮我服务一下吧,Master?」
 
  没有去询问咕嗒夫意愿的意思,阿尔托莉雅那种雷厉风行的果决展露无遗, 直接将自己那湿热的,还在缓缓往外流水的阴户,压在了咕嗒夫的脸上。 
  经过刚才的前戏,自己的欲望也被挑逗了起来,虽然这次得让给那个讨厌的 突击女,让她去吸收Master第一次的最纯粹的魔力,但是自己可没有滚到 一旁,强忍自己的欲望看戏的道理。
 
  自己的身体,也得要快乐一下才行……
 
  「唔、唔唔……」
 
  就像是在和阿尔托莉雅的阴户接吻一样,那湿热而又甘甜的清水,从阿尔托 莉雅的肉穴里分泌出来,在引力的作用下流到自己的嘴巴里。那份甜美的味道, 真是让人着迷啊,阿尔托莉雅Alter小姐!
 
  有如本能的去追逐这一份甜美,当咕嗒夫的舌头顺着门户大开的阴户,深入 到肉穴之中,舔弄着托莉雅那粉嫩而又敏感的肉壁上的时候,一直以来都是盛气 凌人的阿尔托莉雅,显而易见的抖了一下。
 
  「哈啊~~Master,你还真是挺会舔的嘛,在我的骑士加拉哈德…… 不,玛修·基列莱特的身上,已经很多次这样做了是吧?」
 
  阿尔托莉雅玩味的说着。
 
  只不过,咕嗒夫没回答——他现在也没办法去回答,反倒是在他身下的贞德 一脸嫌弃的吐槽了一声:
 
  「啧……又变大了啊你这个变态,只不过是提到了玛修而已,对你来说有这 么兴奋么?」
 
  「哼哼,因为想到自己实际上现在正在背叛玛修所以兴奋起来了么?果然是 个变态呢,Master。」
 
  两位Alter小姐,再一次的展现出她们那莫名其妙的默契,挤兑着咕嗒 夫。
 
  「不管怎么说,赶紧把魔力叫出来啦!我好去找那个黑色的Archer报 仇去了!变态!」
 
  贞德不情不愿的哼了一声,将已经膨胀到了极限的肉棒对准了自己那也已经 变得淫水直流的蜜穴,重重的坐了下去。
 
  「呀、咿啊啊啊啊……?」将肉棒吞入的一瞬间,她紧紧的闭上双眼,大声 地浪叫起来。
 
  「你是笨蛋么突击女?一口气吞这么深的话,不管是男方还是女方都很容易 承受不住的!」
 
  阿尔托莉雅吼了一声,把身体调换了一个姿势,臀部朝向咕嗒夫的脑袋,让 他依旧为自己那饥渴的蜜穴服务。
 
  另一边,她则是像个恨铁不成钢的老师一样,向着咕嗒夫那还没插进贞德蜜 穴之中,露在外面的那一截肉棒舔弄过去。
 
  「唔……嗯……啾咕……」
 
  啊啊啊、不、不好!?
 
  本来,刚刚被贞德一口气坐下去坐到顶,他就已经是拼尽全力去忍耐才没有 当场射精出来。
 
  而现在,阿尔托莉雅又来横插一脚,那份快感简直是两倍、四倍那样的在上 涨!
 
  肉棒插进贞德的小穴中,那份紧窄的小穴,仿入窒息一样挤压着肉棒,敏感 的龟头那每一次的进出,都要通过一层一层的褶皱挤压、覆盖——贞德的小穴, 本来就已经是这么舒服,令人难以招架了。
 
  阿尔托莉雅却还似乎生怕咕嗒夫射精不够快一样,舔弄着肉棒的外侧,暴露 在蜜穴以外的那部分。时不时的,还将自己的肉袋捧起,含入口中舔弄、亲吻, 更加让咕嗒夫把持不住。
 
  「哈啊……哈啊……你这个讨厌的冷血女,想要Master的肉棒就直说 、不必……哈啊啊啊……不必这么拐弯抹角的!事先说明,Master的所有 的魔力都是我的,就算他这次射精了,我也会持续的榨干他,你一滴一毫都别想 要拿到!」
 
  「哼,少在这强撑了,突击女。就凭你这未经人事的模样,被Master 内射一次就该爽到昏过去了,还想独占Master的魔力?简直是再好笑不过 的笑话!」
 
  即便现在三人都是赤裸相对,共同的享受着性爱的快乐,可是两位Alte r小姐,似乎还是停不下互相斗嘴的倾向。
 
  不过,她们可能唯独低估了咕嗒夫这位Master的能力。
 
  「哈、哈啊啊啊?怎么、怎么可能?都、都已经射精八次了?居然还这么粗 壮么?」
 
  一贯高冷的阿尔托莉雅,现在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惊讶了。
 
  她还算好的,至少还有力气说话,像一边的贞德,现在的小穴中汩汩流出浓 稠的精液,脸上的神色已经满满的都是惊恐,看着咕嗒夫那依旧昂扬的肉棒。 
  「因为啊,两位Alter小姐都是这么可爱,忍不住就这样了嘛。」 
  咕嗒夫笑着,把浑身瘫软无力的阿尔托莉雅重新摆了个姿势。
 
  「住、住手!我、我的魔力已经补充完毕了Master!已经不需要再进 行下去……」
 
  「说什么呢阿尔托莉雅?现在可是享受快乐的时间哦,不要顾及别的,好好 享受快乐就行了啊。」
 
  「呀、亚梅洛!」
 
  明明在Master的身上补充了巨额的魔力,可是现在的阿尔托莉雅却反 倒变得无比虚弱了起来,在Master的摆弄下毫无抵抗的能力。
 
  贞德同样好不到哪里去,甚至更糟,没有经历过这种快乐的她,一直以来都 是圣处女形象的她,现在经历了几次畅美的高潮之后,每一根指头,每一条神经 都似乎沉浸在了快乐的信号之中,懒洋洋的没法去动弹。
 
  于是,两位失去了抵抗能力的Alter小姐,被咕嗒夫摆成了一上一下, 四目相对的屈辱模样。
 
  两人的身体靠在一起,互相的面庞也贴近的只要有人在上面推一把就能够亲 吻到一起的距离,感受到彼此呼出来的桃色气息,两位Alter小姐都不约而 同的有一点慌乱。
 
  「那么、接下来该临幸谁才好呢?」
 
  咕嗒夫兴致冲冲的,将肉棒靠近两位Alter小姐彼此靠在一起的肉穴上 上下摆弄。受益于两位Alter小姐互相的身位,他每一次上下摆弄,都会一 前一后的引起两人的惊呼。
 
  虽然在之前的激烈性爱中,两位少女的阴户已经稍稍变得红肿,但却依旧敏 感的超乎想像,让两人坚持不住的娇吟出声。
 
  「哈、哈啊……突击女,你不是很想要Master的魔力吗?可以啊,现 在就是最好的机会了,去向Master摇你的屁股啊?啊、啊啊……Mast er又插进来了……好、好满……!!」
 
  「呃,我才不要……冷血女你不是才是最主动的那个么?做事情要有始有终 ,当然是你来收尾——咿啊?这、又是这么大的,我支持不住啊啊啊!!」 
  「决定了,一人一下,公平起见!」
 
  两人的子宫都早已被浓稠的精液所灌满,顺着大开的子宫口逐渐的往外流出 ,在咕嗒夫这种插入一下就拔出来,转而捅向另一人的恶作剧一样的技法中,两 名少女的身下越发的显得狼藉起来。
 
  啊啊……这种、被魔力给灌满了的感觉……暖暖的……确实、很舒服呢…… 
  或许,这就是、被称之为「幸福」的感觉吧。
 
  ···
 
  「Dance啦,Dance!」
 
  也许我只剩下这最后的一点时间了吧。
 
  就像他走过的每一处特异点一样,这里的历史,也很顺利的被他给修复了。 
  这里是罪恶的城市,没有善良,只有纯粹的恶。
 
  我原以为,这里是最适合我的舞台,不同于那位无聊的圣女,这里才是我贞 德Alter的舞台。
 
  可是,最后我却发现,这里依旧不是我想要的舞台。
 
  这是、为什么呢?这里不是,「恶人」的天堂么?
 
  我不需要别人来告诉我这个答案,我是骄傲的贞德Alter,不需要别人 来对我指指点点。
 
  随着特异点即将消失,我也将会最终消失不见吧。或许,在那个名为迦勒底 的人理拯救机构中还会有着另一个贞德Alter,但是,那个人却不是我。 
  真正的我就在此处,就像是我的神灵就在此处一样。
 
  「你明明都和那个冷血女跳舞了,我可不许你现在临阵脱逃。来吧,Mas ter!Dance啦!Dance!」
 
  即便只是小小的幸福,也想要去确实的把握,因为那是我——曾经存在过的 证明。
 
  如果有一天,你还会想念我这个没头脑的突击女的话——
 
  那么,我会随时响应你的召唤的,Master。
 
  ————
 
  PS:本文是应某人要求(催更)临时写的,写得比较仓促,中间有大量的 既视感来源于某个Alter组的本子。
 
  PS2:所以说催更是坏文明啊坏文明……至于我还有某个本来说好罗生门 更新的东西……没更的理由非常之简单——我!沉!船!了!
 
  就这样。
 
  PS3:总之我尽量西游期间里更新吧orz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观阴大士 金币 +9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