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烟雨迷茫逍遥洞
烟雨迷茫逍遥洞

烟雨迷茫逍遥洞




天空中太阳高挂,地上一片的绿海,在这古老的四川之地,自古乃是修仙的 上佳之选,此地山川秀丽,灵气充足,似乎上天特别的钟情于这天府之国,毫不 吝啬的将所有美好的事物都给予了这里的人们。

四川之地,只要进了川,地域广大,人烟繁多,自古富庶,所以蜀中自古多 富人,灵气的充足,山川的奇险多俊,风景优美,富人对于道士与修真的向往, 导致了此地自古多修真,很多的门派在山中立派。

最有名的当属蜀山剑侠,与青城派了,但是还有很多不出世的门派隐藏在众 多的山中,隐居避世,过着如仙的生活。

此时在一片无名的山中,在山峰上站立着一位青年,身穿白衣,漆黑的长发 披散的后方,随风飘扬,少年中等的身材,仿似柔弱的少年般,背后背这一把剑, 白鲨鱼皮的剑鞘,黄铜吞口,血红色的剑穗飞舞,如嫡仙降落凡尘,

山风吹来,白衣飞舞,剑穗飞扬,仿似要随风飞去,进入仙境,极薄的嘴唇 的如刀锋般,鼻若悬胆,口似涂朱,剑眉朗目,双眼如星辰闪烁,眼中透出冰冷 的坚毅目光,仿似就是漫天的神佛阻拦在他的前面,他也会不顾一切弑神杀佛。

这青年是山中一个门派烟雨宗的弟子,此门派乃是修炼本身的元阴与元阳, 使其不断的壮大,如果修炼途中泻了元阳元阴,会直接身死无药可救,但是与之 交合之人却会修为大增,只有将此功法炼制大圆满才可双休,且此功法一旦圆满 则无敌于修真界,据说烟雨宗的开派祖师炼制圆满,天下无敌,且有美女百名追 随,最后飞升而去,所以修真界的人如果发现烟雨宗的人,就如同宝藏一般,简 直就是人形丹药,

因为如此,烟雨宗的人越来越少,如今就只有他只一个弟子,此人名江云寒, 烟雨宗的唯一单传弟子,他被他师父发现在一棵树上,没人知道他的来历,他是 如何来到这儿的!身世如迷,但是却拥有绝佳的资质,他已经将功法修至圆满, 可谓是天纵奇才。

这时从远处响起一把如天籁的声音,如百灵一般清脆娇婉,「少爷,少爷, 你在哪儿?」少女的声音急切却又不失动听,少女看见后,快速的跑上来,停下 后娇喘嘘嘘,完美的酥胸随着剧烈的喘气上下的摇动,可能是奔跑的缘故此时那 翠绿的绣花衣服,歪在两旁露出大片大片雪白的如极品羊脂玉的肌肤,白花花的 晃人眼球,额头上香汗淋漓,从远处就可闻见一股奇异的女子香味,惹人遐想, 只见此女肤如凝脂,白里透红,温婉如玉,晶莹剔透。比最洁白的羊脂玉还要纯 白无暇;比最温和的软玉还要温软晶莹;比最娇美的玫瑰花瓣还要娇嫩鲜艳;比 最清澈的水晶还要秀美水灵。,碧绿的翠烟衫,散花水雾绿草百褶裙,身披翠水 薄烟纱,肩若削成腰若约素,肌若凝脂气若幽兰。娇媚无骨入艳三分,这女子是 江云寒师父的侍女叫做碧荷,「少爷你怎么又来这儿了,宗主找你呢!在碧水寒 潭,可是累死我了!」女主的脸上一脸的幽怨,江云寒回头看了一下,「走吧」, 漫步往下就走,语气寒冷,没有丝毫的起伏,碧荷看了暗暗皱眉,少爷怎么这样, 跟个木偶似的,没一点人味,将来谁喜欢她就倒大霉了,哼,不过少爷可真是如 仙的人物,飘然出尘,人间哪有如此的人物啊!哎!抬头一看,江云寒以走出好 远,「少爷,等等我啊!哼,你怎么这样啊!将来一定没人要!」连忙跟上。

江云寒来到碧水寒潭,只见碧水寒潭之上端坐一位绝世女子,出尘如仙,傲 世而立,恍若仙子下凡,令人不敢逼视。

一袭紫衣临风而飘,一头长发倾泻而下,紫衫如花,背后长剑胜雪,说不尽 的美丽清雅,高贵绝俗。江云寒的声音如万年古井,无丝毫波动,「师父,找我 何事」,「你又到后山去了?」,女子的声音如天籁绝响,仙乐飘飘,让人如来 到九天之上听仙女私语,观音讲禅,空灵圣洁,「恩,我去后山修炼!」「现在 什么境界了!」「已经圆满了!」「很好,我们门派的希望在你身上了,师父我 也及不上你了,我还差一丝,突破不了,把你的逍遥剑法练习一下!」此时碧荷 从后方上来了,只见江云寒此时白衣飘飘,剑花飞舞身法如在九天漫步,仙气怏 然,碧荷如痴般看着,浑然忘记了走路,心中震惊,「少爷练剑尽是如此好看, 真是绝世美男子,我还是第一次看少爷练剑,以前不知道少爷在什么地方练剑, 不知道如少爷般的男子世上有哪个女子能配上,如果是我就好了,让我拿什么去 换我都愿意!」

碧荷脸上一脸的痴迷,此时江云寒练完剑,转头走去,头发与白衣飞舞,碧 荷跟在后面,脸色泛红,两个灵动的眼睛泛出水光,呼吸加剧,身上飘出一股奇 异的香味,有点淫靡的味道,如男女行房后的问道,突然碧荷感觉小腹巨震,里 面如火一般激烈的燃烧,像要把自己烧成灰烬,尿也好像憋不住往下流,碧荷大 叫一声,额头见汗,江云寒回头一看,走上前来,「你怎么会修炼逍遥诀,还妄 动情欲,你想找死吗?」,碧荷此时无法说话,只是睁开一双痛苦中夹杂着歉意 单纯的眸子,江云寒将碧荷抱起像碧荷的香闺走去,「只能先把欲火泄气,才可 保命,可是我没有经验,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打开香闺的门,迎面女子幽香扑鼻,闺房秀雅脱俗,绫罗纱帐,锦缎被褥, 上锈彩凤双飞,将碧荷放到床上,江云寒知道只有将衣服脱去才能让欲火不郁结, 江云寒眼中光芒一闪,将碧荷的衣服一件件除下,最后只见一件大红的肚兜包裹 这坚挺丰满的乳房,乳房向上翘起,好像直欲冲破肚兜像人们展现她那倾城的魅 力,一件小小的肚兜好似包裹不住,江云寒将肚兜除下,一对洁白如雪的丰满映 入眼帘,如羊脂白玉,浑圆挺直,兀自微微颤动,上面点缀这两粒如梅花般的红 蕊,淡红的乳晕,娇小可爱,此时欲火焚身,全身泛红,将这乳房衬托的给外美。

连江云寒如此冷冽的人都不禁微微一震,随后呼吸平复,脱下亵裤后那股香 味剧烈的浓厚了,碧荷的香味就是来源于此处,入眼是如绸缎般的阴毛,闪烁着 乌光,顺服的平摊着,没有丝毫的杂乱,如此的刺目,却后如此的和谐,如大道 般!往下是高耸的阴部,大阴唇高耸,粉雪一般的颜色,小阴唇从从大阴唇下露 出一点,嫣红如血,上面还有几滴水珠,显出了如此的淫靡娇艳,让人忍不住想 上去大肆亲弄,揉弄一番,往下一朵粉嫩的菊花,半开的风情,皱褶清晰可见, 不时的收缩,如此的可爱,江云寒将碧荷抱起入手软玉温香,如玉石温暖,如豆 腐滑嫩,如丝绸润滑,将碧荷扶起端坐在床上,江云寒将自己的衣服脱光,方便 以灵气进行治疗,伸出双手抵住碧荷柔软的柔荑,双掌上传出如火的温度,缓缓 将灵气渡去,护住心脉,江云寒下体玉柱勃起,此时从精窍中飘出肉眼可见的元 阳之气,慢慢凝结出有两指粗细的柱状物,和玉柱一般无二,慢慢的伸长,慢慢 靠近玉缝,口中说到「保持清醒,切不可失去神智」,当灵气物来到玉缝时,向 前挤去,这时碧荷大叫一声「疼,疼,少爷轻点,碧儿受不了如此粗大之物」。

江云寒暗道「如此紧窄?计算错误了!」将柱体收缩到了一指大小,终于缓 慢的插入,突然前面好像有什么阻隔,江云寒想应该是红丸,将灵气缩小透过, 后方再涨大,碧荷此时感觉下体突然充满了,每一个角落好像都没有遗漏,麻痒 之感顿时减轻,如此的满足,如此的舒适,在花径的深处不由自主的分泌出花蜜, 碧荷像以飞升成仙,欢喜满足,不由自主的娇吟一声,声音如此的满足,娥眉的 微皱却表现有一丝不满足,如在期待着某些事,精致的五官微微像中间移动,美 艳不可方物。

此时的碧荷若在山外,不知有多少的帝王将上演烽火戏诸侯,只为博美人一 笑,只为一骑红尘妃子笑的美人欢笑,此时江云寒将玉柱插入后就不再移动,碧 荷感觉此时的欲火好像以燃烧百丈,急于宣泄,可是此时的江云寒如痴傻般,不 闻不动,碧荷无法,紧咬下唇,「少爷你动一下吧!」说话后脸色绯红,如欲滴 血般,江云寒以为是坐姿不对使碧荷不舒服,动了一下身体。

碧荷见了异常焦急,脱口而出「少爷是下面的东西来回动」说过之后立马意 识到了,将琼首低垂不肯再抬,江云寒知道自己犯了一个常识错误,于是将玉柱 来回的运动,只是可听见一种噗呲噗呲的声音,碧荷的花径如开闸的堤坝,不断 的流出花蜜,又如下雨后的小路,泥泞不堪,随着不动的抽动,碧荷的花瓣此时 也外翻,如香舌般吐在外面,随着抽动不断的进出,此时碧荷突然将双腿夹紧身 体不断的抽动,颤抖如发羊癫疯,发髻散乱,碧荷此时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少 爷大一点好吗?用力啊!碧儿好舒服,好快乐,从来没有的感觉,再快一点,用 力,用力,对,就是那儿,用力,少爷你好厉害,碧儿欲仙欲死」。

碧荷的肉壁剧烈的收缩,如果此时里面有一根精铁也会被夹断,「少爷,好 厉害,啊……啊……啊……」,碧荷的琼首后仰,状若疯狂,天下的快乐仿佛都 被她一个人享受了,江云寒此时的玉柱以涨到到三指头,碧荷还是无法满足,大 叫再大一点,江云寒将灵气扩大了半个手指,速度也加快,此时碧荷的下体随着 玉柱的动,花蜜也随之流下,有几滴滴还飞溅而已,闪烁着光芒,在锦缎的被褥 上流下了一滩花蜜,此时女子的玄圃,如一朵盛开的红梅,中间的阴道口被涨大, 如花蕊红艳,上面的一颗珍珠也也感受到了主人的快乐冒出头来,小巧粉嫩,光 滑圆润,江云寒此时的脸上有了一丝的迷恋,半个时辰后,碧荷泄了两次

过了一会之后,突然碧荷的眼睛瞪大,樱桃小口不断的张大,眼里有了一丝 疯狂和一丝迷失神智后的迷茫和痴呆,江云寒知道此时已到最后阶段,如若此时 神智不清,将会没有解救之法,此时碧荷突然两眼瞪到最大,大叫,「啊……啊 ……到了……到了。来了……好爽……好厉害……少爷……碧儿……不行了…… 不行了……」两眼泛白,花径大量出水,如泄洪,眼看就要昏死过去,江云寒提 起灵气,运到胸腹,做狮子吼,「碧儿醒来,醒来。」一到气浪扑去,里面夹杂 着最精纯的元阳之气,碧荷受元阳刺激,清醒很多,且身体受元阳的滋养,如泡 在温水中,很是舒适,碧荷此时清醒了,看见江云寒的身体,想到刚刚自己的疯 狂,羞愧无比,拿起被子连头盖起,羞的满脸通红,江云寒穿好衣服,以一贯冷 漠的语气说道,「逍遥诀不可再练,在圆满前不可动七情六欲,如若妄动,后果 不堪设想,若动情和欲只有在不接触身体的情况下,泻出欲望,如若碰倒男人的 阳峰,就会立刻被吸干,你修炼尚浅,欲火不旺,我尚可助你,如若功夫在深一 层,我也没法救助,切记!如果无法控制,还是散功的好!」说完走了,留下碧 荷一人还在被子吃吃的发呆!

江云寒来到寒潭,「师父,碧荷为什么会修炼逍遥诀,是您教的吗?」「是 的,他求我的,我本不答应,可是她苦求我也没办法。」「那你没有告送他逍遥 情诀的前提吗?」「说了,逍遥情诀,冷酷如刀,春风化雨,可是世上能有几人 做到,为师也只是苦苦支撑,靠这寒潭之力,你现在已近圆满了,可以去实现自 己是理想,可以去喜欢自己喜欢的女子,下山去吧!」「不,师父不圆满我不下 山,我等您!」说完就走了。

碧荷这几天很苦恼,每次想到那一次的疯狂,就脸红羞愧,暗说自己怎么能 这样,可是每次下面都出水,一天换几条亵裤,却想再次体验那种飞在天上的感 觉,碧荷知道自己再也无法控制情欲,她已近喜欢上了少爷,那天过后就已经散 功,那次后碧荷好像比以前更加的娇艳,举手投足间多了一丝的妩媚,碧荷想象 着少爷,希望少爷能再次的和自己的疯狂,可是不能自己去主动吧!少爷那样子 也不可能来找自己的!怎么办?碧荷正在胡思乱想,江云寒走进来,「身体怎么 样了,有什么不舒服吗?」「没有,没事了,劳烦少爷记挂了,我以散功了,没 事!」「没事就好了,我走了,你自己注意!」说着就走了。碧荷气结,少爷真 是木头也不知道多关心一下,大木头,无奈江云寒以走远,无法看着绝美的少女 的娇嗔。

江云寒前面有个浴桶,正准备沐浴,此时碧荷从外面敲门,「少爷在吗?」 「恩,何事,我正要沐浴。」

「让碧儿服饰少爷沐浴吧!算是报答少爷的救命之恩。」江云寒正准备拒绝, 碧荷已近走了进来,江云寒也不好在拒绝了,碧荷红着脸慢慢将江云寒的衣服脱 下,露出柔弱但是却匀称的身体,碧荷眼中水光晃动,脱下裤子之后碧荷看见了 江云寒的阴茎,江云寒虽长的柔弱,但是先天的条件很好,加上修炼逍遥诀,阴 茎十分巨大,阴头膨胀开,给人一种力量感。

碧荷服侍江云寒坐在浴桶,拿出东西替江云寒搓身,片刻后,「少爷,我去 燃香,这样能缓解疲累,还能提神。」说着拿起香炉燃起,满室生香,江云寒闭 上了眼,身体放松,沉寂享受,突然江云寒诀的小腹下如火灼烧,阴茎也突然剧 烈的胀大,心跳加速,血也快速的流动,即想找个东西去发现,突然看见了远处 的碧荷已经不着寸缕,江云寒的阴茎此时已经有了隐隐的胀痛感,想立即发泄, 江云寒努力保持自己清醒,「这是,这是焚情香,你哪儿拿的!碧儿,你想干什 么!」「少爷,我喜欢你,我只是想和你试试真正的云雨之欢!」少女的脸上出 现了一丝迷恋,「少爷,你难道不喜欢碧儿吗?呜呜呜……」

江云寒有点慌乱,「不是,碧儿,你是个好女孩,你别哭啊!你这样美丽的 女孩谁都会喜欢的!」「真的?呵呵,碧儿好开心啊!那就让我来服侍少爷吧。」 江云寒无奈他已无法控制自己,焚情香确实厉害,他也有点喜欢碧荷,此时碧荷 将江云寒扶出浴桶,擦干身体,来到床上,碧荷温柔的手握住了江云寒的巨大, 江云寒只觉的有一个柔软的小手抓住了阴茎,瞬间有一股快感从下身传出,江云 寒还是第一次体验如此奇妙的感觉,突然阴茎好像来到了一个温暖的洞穴,四处 的肉壁是如此的柔软,其中有一个调皮的东西不断的在阴头周围舔动。

江云寒低头一下只见碧荷这用那樱桃小口吸吮自己的阴茎,如潮的快感不断 的涌动,阴茎好像胀的更大了,江云寒觉的自己非常的痛苦但是下面那快感是如 此的强烈,各种的感觉夹杂,复杂难明,大脑好像空白一样,或许为了获得更大 的快感,江云寒不由自主的在碧荷的嘴里抽动自己的阴茎,越来越深入,速度越 来越快,碧荷的脸上出现了痛苦的表情,突然碧荷用力一吸,然后后退只听「波」 的一声,碧荷已将阴茎拿了出来,然后剧烈的咳嗽,过了一会儿,幽怨的说道 「少爷,你轻点好吗?」江云寒稍感惬意,碧荷将自己的衣服全部脱光,躺在床 上,一具美妙的玉体出现的江云寒的眼前,此时江云寒受到焚情香的作用,心智 减半,此时情欲大涨,看见如此美妙的玉体顿时呼吸就急速的加剧,阴茎不断的 上下运动,虎吼一声,趴在碧荷的身上,不断的用力的亲着碧荷,如雨点一般, 两只手用力的装着碧荷那如牛奶般的雪白的柔软,不断的用力,酥胸在江云寒的 手上不断的变换着这种形状,碧荷吃痛,「少爷轻点,你怎么一点也不知道怜香 惜玉啊!」,江云寒此时已听不下任何话了,依然用力。

碧荷也渐渐感觉酥胸上传来异样的感觉,禁不住的呻吟,「啊……啊……啊 ……好舒服……就是这样……啊……」江云寒挺着阴茎来回的寻找,就是找不到 入口,碧荷不禁莞尔,伸出手,引导着进入,「少爷你可要温柔!碧儿这是第一 次。」说着将阴茎放在花径的入口,江云寒用力一挺,只进去了阴头的一点,碧 荷却大叫一声,差点晕死过去,疼的娥眉皱起,嘴里直吸凉气,江云寒不管不顾, 再次用力,阴头全部进去,后面只进去了一点点,江云寒的阴茎来到了一个被温 水包裹的地方,四周的肉壁不断的像中间用力的挤压,粉红色的花瓣含羞绽放, 花径中不断的有花蜜流出,滴在了被子上,上方的的珍珠也冒出那可爱的样子, 江云寒的阴茎受到了大力的阻拦,只能先退出一点,在慢慢前进,片刻过后,碧 荷的眉头舒展了,眼中也透出欢喜的光芒,呼吸也急促了,口中不断发出依依呀 呀的呻吟,下体的花蜜也突然增多,大量的涌出。

江云寒此时感觉更加的舒服,那被挤压,温暖的感觉成倍的上升,快感冲击 着,江云寒更是用力的来回抽动,碧荷正在享受,突然剧烈的疼痛传来,红丸破 裂,碧荷从此为妇人,江云寒没有理会更是激烈的抽插,阴茎插了数十下后,全 根进入了,阴茎来到了一个奇妙的地方,前面好像有一个小嘴般不断的吸吮,两 侧肉壁不断的挤压,产生了强大的快感,碧荷感觉阴茎来到了自己花径的顶头, 阴头不断的撞击那尽头的一块软肉,每撞一次,碧荷都感觉如此的爽快,好像最 痒的地方被人挠到了,一次次的撞击每次都能带出大量的花蜜,每一次的撞击都 使碧荷全身颤抖,被子上的水印不断的扩大,不断的喷射而出,江云寒不断的耸 动,用力的耕耘,感觉的自己的阴茎不断的壮大,不断的用力收缩,像有什么东 西要喷射而出。

江云寒更加的快速,更加的用力撞击着软肉的,突然感觉前面的软肉好像开 了一条肉缝,江云寒用力的将阴头深入,碧荷觉得花径的深处撞击不断的加剧, 快感越来越来多越来,突然碧荷觉的自己全身最敏感的部位被触及了,全身的肌 肉都剧烈收缩,肉壁用尽全身的力气,像中间那正在入侵的阴茎挤压,碧荷大叫 「少爷……啊……啊……碧儿……要死了……啊……啊……碧儿……泻了……泻 了……」从花径涌出大量的滚烫的花蜜的,好像大河涨水,堤坝溃烂,一下冲出, 江云寒受到花蜜的炽烫,把握不住,用力前冲,碧荷由于泻身此时全身松软,肉 壁柔软,花径前方的洞口大开,江云寒的阴头深入其中,大吼一声,将元阳精华, 初阳至精,像内灌输,阴茎不断的抖动,射出大量的滚烫的精华,碧荷受到元阳 的刺激又是一阵是收缩,泻出了少量的花蜜,娇吟一声昏死过去。


全文完